歌舞伎仙贝♞

在雾里人都是没有脸的。

啊肉食党的绝望末日要来临了吗…

好了未来估计真的会饿死了…为此可能会自割腿肉来维持生计……
所以希望以前因为文野而关注我的朋友们看见我这条尽早取关(我怕污染了大家的眼睛👀)虽然这么久了估计也没人了吧(x)

最近沉迷布袋戏,可能有产出(也极有可能没有),就算真的有产出也只会在ao3和36雨了,请大家为了首页不再刷到自己不吃的粮而尽早取关,谢谢!!

夜莺没有种玫瑰🌹


我吃腻了她自制的玫瑰花酱。她看了我一眼说没事儿今年我们的花园不种玫瑰啦。

我只好告诉她我爱她就像咸湿海潮里的玫瑰香,比不上饱腹的月饼却远胜于十六的圆月,她说好的。就像没有星星的朦胧天荡不出烟花。于是我生气地问她说你还爱不爱我呀,她说爱呀爱呀。那有多爱,我问。她又像往常一样不说话了,不知道点燃的烟卷是在吞噬她的一点滴温情,还是温暖了她那残存的柔情,她说:你这人呀,最大的缺点就是对别人抱有太多期待啦。

我生气了!我小声嘀咕着背对着她。可是她说我们还要建个玫瑰园呢。

失语症

我第一次抱着她是在梵蒂冈下起初雪的时候,求求你啊,仁慈的主,她是无罪的,救救她吧。我语无伦次哭着祈祷。那时我才知道异教徒也是会求神拜佛的。这场小雪是主最后的怜悯和恩赐,她在寒冷中冻结了呼吸没有死的那么痛苦,就像教堂的礼拜堂里竖立的苍白圣母雕像。她的眼珠是无机质的翡翠石镶嵌的,最后她的眼睑里只留下了来自我的原罪的投影。对不起,我哭着忏悔,我不该把她从教堂里偷出来的。我只想好了给她做好核桃花瓣软床了,却忘了准备白雪公主的水晶棺椁了。

可是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连给她最后的一点温暖也做不到。雪下的太大了,白茫茫的所有建筑都成了冰棺。雪花一边嘲笑我痴人说梦不自量力,一边却亲吻我的脸颊。把你的体温都给我吧...

H是没有心。可是他的确很好看。有时候我和他做爱时从床头翻滚到床尾,他就会低着头居高临下地掐紧我的脖子,就像傲慢的国王握住了命运的权杖。事后我笑他是路易十六,H总是流水摩挲卵石般回应我一个温柔的吻,就像天神对堕天使的慈悲。可是他的温柔都是事后的,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魔鬼。他的胸部和肩膀正在剧烈颤动,像是一片白色的雪。最好也和雪一样一片片落下来吧,我曾多次这样恶毒地祈祷,不,并不该用曾经来形容,即使我腐烂成一块骨头,也想要他的生肉片作为摆盘装饰啊。而我严重怀疑这么想的并不是我一个人,他发狠地咬住了我的脖颈恨不得咀嚼我的皮肉,我猜测他一定是饿了。晚饭时他给我做了俄式肉冻,我把盘子扔了大叫我讨厌放胡萝卜...

鄂霍次克海里的野甘菊认知失调

*文力退步,狗屁不通,慎阅。
*cp:新双黑

芥川龙之介收到了枝玫瑰花。隔壁串门的D说这可真新奇,这片海域贫瘠得寸草不生,这保不定就是假花。D刚说完,蓝海呕吐出了一片白沫子,海水腥味里螃蟹横七竖八张扬舞爪像是青石台阶上的鸟粪。芥川原来想着把花扔海里,不知怎的手一抖,还是将其插入牙刷杯中,红蓝相衬倒也好看,于是他又往杯子里灌了些自来水,比汽水还齁得嗓子疼。

芥川龙之介不爱说话,走门口一转门把看着D就当是逐客令。D瘪了瘪嘴说这指不定是哪个暗恋你的小姑娘趁你睡着了扔床头呢。芥川忍了忍:出去。

于是D就走了,在月亮死掉之前。

芥川龙之介喜欢海,芥川龙之介喜欢看海,芥川龙之介更喜欢一个人看海。休渔...

鼠尾草与海盐

*邪教cp:洛夫克拉夫特x太宰治x洛夫克拉夫特
*克苏鲁发糖!(与克苏鲁体系无关)
*葡萄园和羔羊在《圣经》里的一系列意象就不解释啦。
*写很糊,希望能看得懂OTZ
*避雷。

初春的花枝还冒着红绿蓝紫的泡泡,冷风吹得人头晕目眩,直喂了几根冰碴,晃一晃脑袋乒乓得不知碎了多少水晶、玻璃和绿宝石。太宰治看着今日春光明媚的又动了自杀的念头。

自杀嘛,不过是脑海放空像条冻僵了的死鱼骨头直坠入海。可太宰治偏不,他非要用利刃将思维和心脏全部剖开,剖成干花和风铃,浇上欢乐颂和送葬曲,就像要去参加弥赛亚的洗礼。

可太宰治实在是太好看啦,合上眼闭紧嘴,所有的恶行便会被人遗忘。那些花儿叽叽喳喳地求他别走,那些困于天际...

【太芥】突巴耳加音炼星记

放飞自我产物。

今天我把自己变成一只枯叶蝶,飞过层层叠叠的玻璃瓦罐和半透明的云雾挡板。你看到那篇枯梭扭曲的红色枫叶了吗?

毋需迟疑了,芥川君。

我知晓你是不看天的,四四方方的黑白灰盒子上天不过是道或明灭或墨白的摆设和避难所,悄悄收容了柔弱无助的真菌和灰飞烟灭的蜉蝣。

可你错了,地上的沟渠早已吃掉暖阳和烁星,我送你的透明鱼线早成了锁链缠绕于你颈边勒出刀痕。你还怪我吗?我告诉你年迈的船夫需要新的摆渡人,现在我后悔了。

两千年前我曾找过你,背着从十亿光年后偷来的剪刀绕过了成千上万的捕蝶网和蜘蛛丝。我要送你的礼物在日头下融化得太快了,吱吱喳喳的我还以为有人在炸烟花,回头一看天顶熏黑了白云也皱...

【敦芥】一句话顶一万句

●500fo感谢。很奇怪的。
●意识流。很奇怪的。
●没啥逻辑。很奇怪的。
●挺奇怪的而且我现在竟然看不懂了哭x

实在抱歉,你送给我的雏菊死掉了,在凌晨两点半天上的芝麻糊还没有吃掉香蕉味圆饼子的时候。那时候野草还在长头发水汽在抱团唱歌巷猫在成双成对我在一个人失眠,你送的雏菊就突然飞到空着唱着 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我想拉住它却被花粉星星点点地拍开了手,还尖叫唱着 你不爱我不爱我不爱我  降落在地上。

我走近一看才发现啊,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水分随花味飘荡蒸发,毋庸置疑,它死了。

实在是对不起,如果请你吃茶泡饭的话芥川君会原谅我吗?不管是一碗两碗就算是一亿碗堆成山我也愿意,只求你...

【太芥】你该睡了,晚安。

ktv里写的,没啥逻辑。
有隐晦色情暴力描写。
意识流。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一切都是会还原的,你是知道的吧我的爱人。五光十色的玻璃鞋会碎掉成一地渣子,你可要小心点不要碾碎一只蝴蝶那样将一文不值的玻璃渣融入自己的皮肉,我惧怕你奶白色象牙管的脚腕会扭曲成上等的琉璃花瓶,飘散出花蜜的味道还流出腥红汁液。

这样我只会坐在你身边不受控制地吮吸蜜的花汁,你会抽搐着四分五裂的心房和无色透明血管推手反抗吗?是了我知道你的回答一定是任劳任怨地将鲜血奉献给我一如向上帝奉献贞洁的修女。

可是我怕,上帝是不存在的。我连个垃圾连个人渣连个渣滓都不是,你说了我是深渊。我会不受控制地掐上你的脖颈,用指甲剁碎你的皮肉,...

【太敦】要不要一起去遛狗?

今天太宰治不知怎的起得早(其实已经下午啦),打开电视里全是些叽里咕噜的营销广告,或是谁谁谁死了谁谁谁建交又打仗了的破烂事儿。太宰治心想我都还没死成呢,你们尽一个个的显摆个什么劲儿!

他看了眼窗外阳光明媚云淡风轻的,楼下还有牵着人的狗,大手一挥:出门遛狗去!

可谁不知道太宰治最讨厌的动物就是狗和鼻涕虫了,他哪会养什么狗呀,不过是隔壁新搬来的漂亮小姐姐好像很喜欢狗还养了一窝子,太宰治盘算着弄个狗狗好朋友、人类好主人的模样搭讪去,说不定又能在自己殉情对象列表中增添新员呢。

但狗从哪儿来就是个问题了。

这么想着太宰治决定给中岛敦打个电话向他求助(要不其他人早骂句神经病就挂了)。

——喂?太宰...

1 / 2

© 歌舞伎仙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