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上帝在他慈悲的干渴里,会把我们——露水和眼泪——都喝下去。

歌舞伎せんべい🍘

【俏温/俏赤】还债

是深夜和阿梨@种瓜行 一起口嗨的产物。

低俗要素很多,全程只为了欺负俏哥哥。

虽然是俏all,按照分类大概是弱攻强受,可能不适宜大多数俏攻爱好者的口味(x)

下次再搞猛男俏吧(如果还会写的话

不接受道德批判哦,可以接受的话↓↓↓


正文内容请看评论🔗🔗🔗

【雁默】乍暖还寒时(下)

越写越烂了是真的,但我真的填坑了(x)

是刀。

不接受道德批判,阅读过程中如果不能接受的话请直接退出哦。


链接请直接看评论❤。


【雁默】乍暖还寒时(上)

格局很小,有口胡情节,小学生水平见解不要在意。

是糖是刀自由心证。


羽国位处北地,春寒料峭之际,虽不似中原湿寒,春风裹挟着白霜的冷意,终是少不得再多添几层衣裳。


但少年人总归是不畏寒的,上官鸿信一身紧窄劲装,颠簸的马背上发带随着黑红的发羽飘动,抬手挽弓之间带着从容不迫的气度与张扬。松手,一箭正中。


随侍的卫从捡了猎物,上官鸿信正欲再一鼓作气,却是心内如有所感般回了头,只见一抹熟悉的青衫映入眼帘。周围叫好声中,他放下了弓下了马,提早结束了骑射课。


上官鸿信于策天凤面前站定开口非是问安,却是唐...

【俏默/雁默】罗帐灯昏

需避雷要素:3p+双性。俏默偏多。

无责任ooc前提:中原和墨家联姻。 

不接受道德批判。

雷到请直接退出哦。


后续链接见评论。

算了还是不跑路了。我就是想搞师尊,还想写出来给大家看看怎么搞师尊🙌🙌🙌

真的受够了,以前爱好小众醒脾g向文学,永远只敢圈地自萌小声讲话就怕被所谓的正义人士骂了,现在普普通通搞黄色都要弄得心惊胆战的😨😨😨气死我了上有zheng////ce,下有对策,我就是要搞!

Hasa diga eebowai!

跑路了,再见。

取关随意。


链接全删了,

以后也应该不会再写了,

就这样吧。


如果需要可以看我置顶,

嗷3和36雨上的存档没删。


也谢谢关注我的大家,

其实写布袋戏以来热度一直很低,

没什么人看,

每次点红心留评论的人我都很眼熟,

很感谢。

我真的不适合用爱发电因为很快就会漏电,但是太饿了太缺粮了所以只好自割腿肉。其实我明白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写过师尊,我写的不过只是一个师尊的倒影罢了,他只是一个承载了我的喜好的角色,他永远也不可能真的成为师尊,这么一想还很是有些无措与难过的……


我对他的爱一如往昔,但现在还是要跑路了。


或许有朝一日能够做到言论自...

【任剑】花火

避雷:强制有,暴力描写,流血表现,疼痛描写,双方没有感情。时间线在剑剑将疯未疯之前。不接受道德批判。 

可以接受的话↓↓↓ 


任飘渺居高临下:“爬起来。” 


他的措辞毫不顾忌,用的是“爬”,而并非“站”。一句话便换来剑无极的回头怒视,他不想在任飘渺面前示弱像狗一样伏在地上仰视他人,但身体早已到达极限爬不起来,唯有瞳眸因为怒火像野火一样烧灼。 


剑无极不甘示弱跌跌撞撞撑着剑立起来,怒火攻心却呕了一口血出来,红得好似秋日萧瑟而落的黄栌。他如往日一般毫不在意地抬手抹掉,嘲讽道:“你不会是没...

【雁默/俏默】白花青柳

雁/俏x默

对不起鸿儿,总是让你当变态(x我错了真的错了

summary:假如默苍离铸心成功后并没有死。(p.s.由于雁的原因,原剧里空拿到鬼玺的事件没有成功,而是按照剧里俏的原计划封印了魔世。)

不接受道德批判。雷到就退出,阅读途中哪怕觉得五雷轰顶像在坐电椅我也概不负责❤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俏如来知晓上官鸿信是刻意漏出破绽引自己来寻,但仍是来了。他纵使作好了心理准备,却仍是眼前荒诞到近似梦境的场景惊得言语顿涩:他所敬慕的不曾产生一丝亵渎欲的师尊正昏昏沉沉地落于上官鸿信的怀里,是被禁锢的姿态,摇摇晃晃,起起伏伏,被迫在上官鸿信的身下承受情热。...

【俏默】关于雪狐养殖的二三事

情人节贺文。是冷cp的倔强了💗💃


一、

默苍离养了一只狐狸,或者更为确切地说:默苍离被迫养了一只狐狸。


二、

他在电话中和友人杏花君讲述这件事的时候,那只雪狐还跳上了沙发试探性地用鼻子蹭了蹭他的指尖,在他堪称冷漠的目光下还伸出鲜红的舌尖舔了舔,湿漉漉的。默苍离立马起身去洗了手消了毒,只留下那只雪白的狐狸委屈地在沙发上呜呜地叫。天知道狐狸的叫声中是怎么能听出委屈的。


默苍离捡到这只狐狸是一个融汇了各种巧合的意外,就在前几天他一个人在实验室加班加点,离开的时候门外一大团雪白的东西扑了过来,体型巨大,毛发蓬松,还在默苍离没...

【雁默】三俗志怪小说

正文内容如标题。前世今生梗。三俗有。ooc有。傻白甜重点在于傻。

可以接受的话↓↓↓


弯月早已飞隐进薄雾浓云之间,雾色间却是一株血色的琉璃树,和一道清逸脱俗的人影,隐隐约约。


上官鸿信几次三番做这样的梦,他走到这附近便进不得也退不得,树下那人也不寻他讲话,只好这般站着直至天明梦散。他自是明白这已超脱凡俗人力之所为了,却不舍寻高人将其驱散。今日只怕又是如此。


“我该走了。”声音又清又冷。


那抹朦胧的人影却不同往日有了回应,他转过了身,透过云雾,是一副清俊柔和的面容,好似孤寒的明月下一抹柔光。...


© 歌舞伎せんべい🍘 | Powered by LOFTER